接受採訪的嚴秀娟臉上還有淚痕
  她,為何要帶著兒女投江
  在廣州武警醫院急救科的走道上,一個來自普寧的短髮女子捂住蒼白的臉向記者說出了發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和她要找回的希望
  “我對不起孩子,現在我後悔了,但後悔也沒有用……”
  11月8日上午,在廣州武警醫院急救科的走道,一個短髮女人捂住蒼白的臉,眼淚從指縫裡不住地滑下。面對著眾多記者,這位憂郁而體弱的女人,擠牙膏一樣地說出了在她身上發生的驚人一幕:今年9月末的一天清晨,她獨自抱著僅僅13個月大的女兒,懷著5個月大的兒子,從普寧市流沙鎮附近的岩石大橋上縱身一躍。雖然她獲救,但女兒和兒子,卻從此與她天人相隔,永遠的留在了濤濤江流中。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褚韻 通訊員田乃偉
  知道自己得眼病不想拖累家人縱身一跳……
  她說:我好絕望
  她叫嚴秀娟,今年32歲,普寧人,5年多前與丈夫在鎮上打工時認識並相戀,後來嚴秀娟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兒子,一家人平時靠丈夫在市裡服裝廠打工的3000元月薪生活,去年夏天,小女兒又出生了。日子過得雖然清貧,卻也溫暖。然而今年夏天,嚴秀娟發現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看東西越來越模糊,甚至有幾次一睜眼,連近在咫尺的丈夫都看不清面容。想到自己8年前曾得過一場腎病,她內心極度不安。9月26日,她到普寧市區的醫院檢查後,得知自己的眼睛發生了眼底黃斑病變,醫生稱藥物治療不起作用,建議她儘快到廣州市的大醫院確診並手術。“我當時覺得特別痛苦,眼睛不好了,別說照顧孩子了,我自己還要人照顧,我不想拖累我的老公。”嚴秀娟說,在醫院,她還知道自己又有了五個月大的兒子。
  回到家時,嚴秀娟好絕望。不管丈夫如何安慰,嚴秀娟仍然感到,生活就如同她眼前的時間一樣昏暗且毫無希望。說到9月28日發生的一切,嚴秀娟幾乎是語無倫次,她說不清楚什麼時候拉著女兒的手走出了家門,卻記得走的時候,回頭看到大兒子熟睡著的臉流淚。她也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來到了岩石大橋上,她說當時自己只有一個念頭,“我走了,家人就好了。”縱身一躍後,再次醒來,她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我第一反應,就是找女兒,但他們說,沒有找到我女兒……”嚴秀娟的眼淚,不住地流淌。
  被救醒來女兒和肚子里的兒子都不見了……
  她說:我好後悔
  後來嚴秀娟和匆匆趕來的丈夫得知,自己是被過路的漁民救上來的,但13個月的女兒,和肚子里的孩子,卻再也沒了蹤影。
  嚴秀娟說,汕頭警方多次向她調查並瞭解情況,安排她暫時在汕頭市金平區第二人民醫院治療。
  住了一個月醫院,花費了近7萬元的醫療費,這筆開銷對她來說無疑是天文數字。嚴秀娟說,她謊稱身體康復,悄悄從醫院離開決定到廣州來一趟,一是為了治眼睛,更多的是為了尋求幫助,尋找生活的希望。
  “我現在知道我當時做得不對,但是做了的也沒有辦法輓回了,我對不起家人,我現在只想有人能幫幫我,把眼睛治好了,我回家把兒子養好,為了老公和兒子,我要活下去,老公說,你有勇氣死,為什麼不努力去活呢?為了我的兒子,無論如何我要活下去,求你們幫忙……”8日一早,嚴秀娟和哥哥坐上了從流沙開往廣州的大巴,沒想到大巴剛進廣州站,嚴秀娟就暈了過去,一車人趕緊撥打了120,救護車把她送到了武警醫院,醫生初步診斷,她的肺炎還在持續,身體狀況相當惡劣。“眼睛的問題還在檢查,等結果出來才能確認。”不善言談的嚴秀娟哥哥,把手機給記者看,上面是妹妹的一條短信“我知道做錯一步已成千古恨”。
  他說:不願再提
  丈夫只想趕快治好妻子的病靠自己養家過日子
  “我的心情很複雜,但是說到底,她是我老婆,就算無知做錯了事,我們還是一家人。”幾經周折,記者採訪到嚴秀娟的丈夫傅麗壯,比她小一歲。至今他都覺得,這一切就像一場噩夢。他說,很多事情說不清楚原因,他甚至不願意再次提到孩子的名字,也不願意說嚴秀娟如何對待孩子。只是說,大兒子現在由奶奶帶著,因為每次見到媽媽,孩子都會問,妹妹去了哪裡,我想和妹妹玩。“我老婆一聽這句話就哭,我覺得她都害怕見到大兒子,一見到,身體就不行了。”對於傅麗壯來說,家庭的這一場災難,有著很多的根源。“我們兩個人的家庭,都不是特別美滿,雙方的父母,也並不重視我們的婚姻。對於她和我來說,怎麼樣是對孩子好,都很迷茫。”傅麗壯說,他現在沒有更多想法,只是希望能設法先治好妻子的病,然後回到鄉下,靠自己的努力,慢慢讓這個家庭離開痛苦的泥沼。“如果可能的話,希望有好心人來幫助我們家,醫葯費我實在是沒有辦法。這個月12號我就打算回去上班,能湊多少錢是多少吧。”
  還沒有證據來判明她是否屬過失犯罪
  汕頭警方確認跳水事件,稱仍在調查
  “這個事情確有其事。”記者隨後電話採訪到了事發後接警的汕頭市金平區永祥派出所的陳警官。他告訴記者,岸邊的漁民發現嚴秀娟跳水後,立即報警並將其送到了醫院。他們在醫院對嚴秀娟進行了筆錄,“那幾天正好起颱風,大橋的監控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還小,只能作為她對自身的傷害。目前又還沒有找到她所說的女兒的下落,所以還沒有證據衡量她的行為是否確屬過失犯罪。”陳警官說,綜合考慮此事的法理與人情,以及嚴秀娟一家的實際情況及她的身體狀況,警方採取了取保候審的方式,要求嚴秀娟的丈夫作擔保人,等待調查進一步進展。“我們也向第二人民醫院作出情況說明,看看能不能申請減免。這家人確實挺可憐的。”
(原標題:普寧女子得眼病不想拖累家人 絕望之下帶著兒女投江)
(編輯:SN028)
創作者介紹

bosco

si63simc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